您的位置:搜书网 > 玄幻魔法 > 谨姝 > 1233、回光

《谨姝》 1233、回光

????周谨还是太子的时候来郑家尚还以找郑四老爷商议公务的借口做掩饰,如今登基了,再无顾虑,也就大摇大摆的来了,虽然在外人看来仍然以为是为了公务,可是究竟是为了什么,郑家人自己心里却是清清楚楚的,时间久了,多难听的话都能说出来了,郑四夫人很是为许姝的名声感到担忧。

????“我身上还带着孝呢……”

????许晖的三年孝期未过,许姝至今仍然还是素服茹素,周谨看在眼里,自然也就明白了许姝的心意,不肯强迫许姝,而许姝也庆幸还有这样一个借口让她可以继续逃避……

????“皇上还真是有心了……”郑四夫人喃喃低语,“作为天子,如此重情也实属罕见了!都道帝王无情,竟也未必人人都是如的!”

????“我知道……”许姝低着头,正是因为清清楚楚!知道周谨的这份情意和体贴才让她越发的愧疚,越发的不安……

????“小九……”郑四夫人语重心长的看着许姝,作为长辈,有些话虽然不太合适,但是郑四夫人还是觉得应该跟许姝说说,“虽然你之前说过跟皇上以后不会再有瓜葛的,可是就眼下这情形来看怕是有些难了……”

????无论是皇上的态度,还是郑家的态度,许姝想置身事外都已经没有可能了,而且郑四夫人看得出来,许姝对皇上还是在意的,只是却仿佛隔着什么似的,让郑四夫人也有些摸不清许姝的心意了。

????“我知道……”许姝抬头一笑,“不过是一时气话罢了,娘别放在心上了!”虽然那个时候她真的以为她可以狠心跟周谨断的干干净净的,可是她终究没有做到……

????郑四夫人叹息道,“若真是气话才好,就怕你心里委屈,为了郑家,委屈了自己!”

????“娘……”许姝突然红了眼,声音哽咽,如今这时候郑家所有人都恨不得直接把她送到皇上得龙床上去来换取荣耀,也只有郑四夫人会为她着想了。

????“傻孩子……”郑四夫人摸了摸许姝的头,“虽然是有些难,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的,你若是真的不愿意,趁着现在老太君横叉一脚也好抽身,到时候皇上就是怪罪下来,那也还有老太君担着!”

????“本是我的事,何苦连累婉莹妹妹,婉莹妹妹如今也是被老太君哄骗住了,待婉莹妹妹知道了真相,怕是也不会任由老太君摆布的了!”

????许姝没有明说,只是以郑婉莹来做搪塞,郑四夫人也就知道了许姝的心意,顺着她的意思不再提了,“莹姐儿虽然不知道,但是你伯母肯定是觉察到了的,却还由着老太君行事,想是认同了老太君的安排!”

????郑四夫人抿唇,忍住了对陈氏的恼怒,她与陈氏俱是远嫁而来的,颇有些惺惺相惜,素来便交好,当初陈氏得了怪病,老太君不喜,郑四夫人也还是去探看,而且但凡西府有什么事,郑四夫人也都去帮衬,对东府的事郑四夫人都没这么上心过,她虽不图陈氏回报,但是现在陈氏明知道皇上的心在许姝身上,还纵容着老太君想要郑婉莹替代许姝的想法,实在是让郑四夫人觉得心寒。

????“娘莫要气恼,人性本就是如此,伯母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家儿女,无可厚非,志文少爷因为冲喜娶了一个小户人家的妻子,没有一个有力的岳家帮衬,日后仕途少了一大助力,少不得要靠女婿了,伯母想要婉莹妹妹嫁的好一些也是长情,再好的女婿也不如一国之君不是!”

????“你就是太为别人着想了!”郑四夫人摇摇头,无可奈何的看着许姝,“好歹多为你自己想想!”

????“有娘为我着想就够了!”许姝软声撒娇。

????郑四夫人佯怒道,“我才懒得操心你!你六哥的亲事可是已经把我折腾的够了!”

????提到郑六少爷的亲事,那可真真是无奈至极,连续两次婚期都被国丧给耽搁了,郑四夫人都无可奈何了。

????不仅是婚事,春闱也是,今年的恩科也应该英宗驾崩而没了,新帝登基并未提及恩科的事,也不知道明年会不会有,若是明年没有,那就是后年的大考了,不仅耽搁了三年,少了一次,那个时候的人更多,竞争也更激烈,考上的机会也就小了。

????想到这儿,郑四夫人不免有些愁眉不展,“你六哥敦厚,时运却不济!”

????“六哥的年纪不小了,三表姐比我还年长的,婚事实在是拖不得了!”

????“是呀!因为诚哥儿的婚事屡次蹉跎,我大哥都坐不住了,要进京亲自督促婚事呢!”郑四夫人颇觉得有些愧疚,“虽非有意,但是确实耽搁了菲菲的大好年华,我心里也甚是觉得过意不去!”

????“好在六哥的婚事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做准备,万事俱备了,倒也不慌!”

????郑四夫人点点头,“是呀!大哥端午后就进京了,我跟老爷商议着把婚事定在六月初一,那是今年最好的日子了!”

????“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成婚的院子也该开始布置了!”

????“我已经安排好了,就是你院子旁边的溪泉院就不错,离你这儿近,离璞玉轩也不远!过两日就着手布置了!”

????离璞玉轩最近的就属许姝的海棠馆了,溪泉院还要稍微远一些。

????“我去给娘搭把手!”

????“好!”

????母女二人就郑六少爷的婚事商议了一会儿,郑四夫人便回去了,许姝送走郑四夫人,转身便忍不住咳了几声,露荷听到咳嗽声立刻进屋来一看,就看到许姝拿着帕子发呆,帕子上有一丝丝的血迹,露荷不禁有些急了,“这都已经吃了一个多月的药了,怎么还在咳血呢?”

????“嘘……”许姝摆摆手,将帕子揉作一团,“没事儿,把帕子烧了吧!”

????“秦先生不是说您的身子没什么大碍了吗?”露荷看着那染血的帕子,心里格外的不安,这一个月以来,许姝都咳了好几次血了。

????“是呀!大约是为了安慰我吧……”许姝轻轻一笑,“今天还说我气色好了,可是我的身子却越发疲倦,莫非是回光返照不成……”